首页资讯 • 正文

元朝时期的奇女子中,你最欣赏谁? <#21---->

发布时间:

历朝历代都不缺乏奇女子,元朝自然也不例外,也有不少奇女子,某来简单介绍几位。不说那些什么皇后公主太后的,只说民间的奇女子大才女们。

管道升字仲姬,和丈夫赵孟頫是一对很知名的夫妻,有诗人、书法家、画家等各种头衔,管道升还是全能型才女,还善刺绣,与赵孟頫情投意合相敬如宾。

管道升不但是个才女贤妻,还是一位良母,教育子女很有一套,儿子赵雍、赵麟、孙子赵彦徵、外孙王蒙都是名冠一时的大画家。

元仁宗曾经收藏管道升的书法,还把赵孟頫与次子赵雍的书法一起装裱珍藏秘书 监,元仁宗得瑟的说要让后世知道大元有这样一家子夫妇父子都善书。

曹妙清,字比玉,擅长鼓琴、书法,侍奉母亲三十不嫁。她与杨维祯为文友,与张妙净以诗文闻名,还与薛兰英、薛蕙英姐妹齐名。

曹妙清有《弦歌集》,失传。

张妙净通音律,很有才情,与曹妙清齐名,为当时淑媛,很被大文学家杨维祯推崇,杨维祯把张妙净比之唐薛涛。

张妙净有《自然道人集》,也不传与世。

薛氏姐妹出身富豪,都是聪慧秀丽的才女,善诗赋,她们的父亲专门建造一座书楼,取名“兰蕙联芳”楼,让两位爱女居住,二女的诗集就叫《联芳集》。

当时的大文学家杨维祯也非常推崇二姐妹,为薛氏姐妹写诗“锦江只说薛涛笺,吴郡今传兰蕙篇。文采风流知有自,联珠合璧照华筵。”

当时人把薛氏姐妹比喻为“班姬、蔡女复出,易安、淑真而下不足论”,可见评价之高。

郑允端字正淑,出自富豪郑氏。郑允端善诗词,涉猎甚广,并不止步于写闺情,元末,张士诚军入其家乡平江,其家被破,贫困病卒,后人称其为“女中之贤智者”。

她的丈夫施伯仁把她的诗作编辑成册,提名《肃庸集》,到了明朝仍旧散失过半,幸好其五世孙施仁又把剩下的残篇整理成册,得以流传后世,也是元代存诗最多的女诗人。


最后来个压轴的,如果说上面的几位女诗人是奇女子,黄道婆更是奇女子中的奇女子,也是这些奇女子中对后世影响最大的一位。

黄道婆出身贫苦,还能在生活中学习技术,向临高人学习纺织技艺,并教授给乡人。她的先进纺织技术以及纺织工具很受百姓的推崇敬仰,在元朝就有人给她立祠纪念,到清代的时候后人尊她为布业的始祖。

就是这样。

在元代的女子中,笔者比较敬佩的是管道升。

管道升(1262-1319),字仲姬,一字瑶姬,浙江德清茅山(今干山镇茅山村)人,也有华亭人一说。元代著名的女性书法家、画家和诗词家。

嫁元代著名书画家赵孟頫为妻,封魏国夫人,后世人称管夫人。

据说管夫人幼时聪慧,性情开朗,仪雅多姿,“翰墨词章,不学而能”。1288年至京,与赵孟頫相识并成婚。二人互相仰慕,遂成旷世眷侣。

据说其人行书与赵孟頫相类似,所书《璇玑图诗》笔法工绝。尤擅画墨竹梅兰,精于诗词。

中年压力过大,性情变得暴躁乖张。以至于赵孟頫生出纳妾之想。管道升做了一首《我侬词》表达自己的内心感受:“你侬我侬,忒煞情多;情多处,热似火;把一块泥,捻一个你,塑一个我。将咱两个一起打破,用水调和;再捻一个你,再塑一个我。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我与你生同一个衾,死同一个椁。”词中用重塑你我来进行批评和自我批评。说明了你中有我和我中有你的命运关切,还表达了泥水不分的生活责任,也有生死与共的态度。赵孟頫被深深打动,从此绝了纳妾的念头。

古代中国的女子,一直生活在男权的统治之下,能够挺身维护自己婚姻的不多,更别说是维护自己的爱情了!卓文君算是一个,管道升也是一个。

相关文章Related

  • 清朝时期汉族服饰
  • 元朝时期的汉族女子
  • 元朝时汉族人的服饰
  • 元朝时期汉人的服饰
  • 元朝时期服饰
  • 清朝时期汉族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塔罗牌网,年历,书法作品,客户端,阅兵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