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资讯 • 正文

如何评价原国军第七兵团司令官黄百韬?

发布时间:

黄百韬,一个不是蒋介石嫡系却成为了兵团司令的杂牌国军将领。

黄百韬在淮海战役中的碾庄战役为我军所败,第七兵团全军覆没,黄百韬亦阵亡。后来蒋介石在黄百韬的追悼会上哽咽地说:“黄埔精神不死!”对于这个杂牌军将领,蒋介石或许对他的阵亡没有太多感伤,但是却有颇多感触,当时的国民党已经逐渐陷入了绝境,蒋介石为什么会对着不是黄埔出身的黄百韬称为“黄埔精神不死”?

黄百韬生于1900年9月,亦名黄伯韬,广东梅县人,毕业于直隶省工业专门学校中学部。但是谁又能想到这个投笔从戎、出身于奉系军阀张宗昌部的工科生,最后竟然当上了第七兵团司令?当年蒋介石组建第十二兵团的时候,胡琏为了争夺兵团司令争得头破血流还是没当上,从蒋介石的用人原则来看,胡琏的出身远比黄百韬好得多。

黄百韬起家的部队是25军,25军是1938年以中央军52师和190师为班底组建的军队,首任军长是王敬久,所以当时的25军肯定算是中央军,但是25军传到黄百韬手里的时候已经成为了中央军中的杂牌军。当然,如果没有顾祝同的提携的话,黄百韬想要当上25军军长恐怕也不是件简单的事。黄百韬在皖南事变的时候上了顾祝同的车,但是坦白说顾祝同并不是黄百韬的靠山,顾对黄的提携多少有点顺水人情的意思,尽管如此,黄百韬却将自己看成是顾祝同的人。

骄傲的张灵甫也认为黄百韬的指挥水平很强,在孟良崮战役的时候,张灵甫的整编74师原本是由李天霞指挥的,但是张灵甫却强烈要求划给黄百韬指挥,这里面虽然有张、李两人久有恩怨的原因,但我想更多的还是因为张灵甫相信黄百韬有这个水平。黄、张两人皆以作战勇猛著称,但是黄可为帅才,张只能为将才。张灵甫在孟良崮战役中折戟后,黄百韬差点因此被蒋介石枪毙,好在顾祝同和汤恩伯为他求情才免了这场灾祸。顾祝同虽然不认为自己是黄百韬的靠山,可是很多人却这么认为,黄也确实是他提拔起来的,所以如果黄百韬出事的话,他顾祝同多少也会受点牵连。顾祝同和汤恩伯当时是这场战役的两个主要指挥官,张灵甫最后能划给黄百韬指挥,也是汤恩伯点头的,如果黄百韬真被蒋介石治了个“见死不救”的罪,顾、汤两人恐怕也脱不了责任。

李天霞因为孟良崮战役的事失去了蒋介石的信任,仕途也基本上宣告结束了,虽然后来蒋介石因为缺人手又起用了他,但是却没有真正予以重用。可是黄百韬却不同,在经历的孟良崮战役失败带来的生死危机后,他不仅没有跌落谷底,反而登上了自己军事生涯的巅峰!

黄百韬军事生涯的巅峰,自然便是第七兵团司令。

黄百韬当上第七兵团司令确实让人很意外,当时国民党正准备组建一个兵团,即后来的第七兵团,此时正在参加豫东战役的区寿年兵团也将划到第七兵团中,但是区寿年兵团却陷入了我军的包围之中,随时可能会全军覆没。当时杜聿明有意推荐邱清泉为第七兵团司令,但是陈诚不肯将这块肉让给杜聿明,所以推荐了胡琏,对于这场竞争,所有人默认谁先救出区寿年兵团谁便当兵团司令。如果没有黄百韬这个半路杀出的程咬金,胡琏应该是最有可能成为第七兵团司令的人,无奈的是顾祝同临时决定搅搅混水,便向蒋介石说情,让黄百韬也参与这场竞争。

粟裕虽然猜到了邱清泉和胡琏会来救区寿年,也对此作出了相应的部署和防范,可是谁也没想到黄百韬会突然出现在战场,虽然也没救下区寿年,但是着实让粟惊出了冷汗。后来,邱清泉听到区寿年被俘的消息也加快行军速度,我军眼看将要陷入腹背受敌的境地,所以粟裕选择了撤军暂避锋芒。黄百韬也因为在这次战役中的表现得到了蒋介石的肯定,所以成功当上了兵团司令。

不过,黄百韬并没有高兴多久,在紧随而来的淮海战役中,第七兵团全军覆没,他自己也不幸阵亡。据说黄百韬在临死前留下了“三不解”:为什么傻傻地在新安镇等待两天;在新安镇等了两天,为什么不在运河上架桥;李弥兵团既然以后要东进救援黄百韬,为何当初又过早地撤出曹八集,却不在曹八集等黄百韬。

黄百韬到死也没想明白这三个问题,实际上答案真的复杂吗?不过是派系之争罢了,不过是“死道友不死贫道”地保存己身实力的龌龊罢了。

蒋介石在黄百韬的追悼会上说“黄埔精神不死”,未必是对黄百韬的死有多惋惜,但是却实实在在地让蒋介石意识到了一个事实,原来自己所信任和重用的将领,他们所崇尚的“黄埔精神”是“不死”,因为只有“不死”才能去享受得之不易的富贵和权势,可是他们“不死”,又会有谁愿意为了他蒋介石的事业去“死”?是黄百韬、邱清泉这些原本不是很受他蒋介石待见的人。

所以,蒋介石到了台湾以后,将何应钦、顾祝同、汤恩伯这些曾经的重臣和宠臣打进了冷宫,重用了像胡琏这样真正有本事的人,只是蒋介石的悔悟已经太晚了。

黄百韬,一个忠于蒋介石,但是却没有得到蒋介石多少重用的“可怜虫”,为蒋介石而战,最后也为蒋介石而死。

烟酒阁大学士国军将领系列十五:陆军二级上将、第七兵团司令、第二十五军军长官黄百韬。
国军将领中,黄百韬是个很特殊的将领。他非黄埔和保定军校出身、也不是浙江人,有名的无派系、无靠山。只因打仗勇猛不要命,无条件执行上峰命令,靠战功升迁到兵团司令的杂牌将领。

黄百韬又名黄伯韬,字焕然,广东梅州客家人。早年投军,在军阀中获得升迁,后投靠蒋介石。黄百韬个性隐忍、自制力极强。其擅长练军,因打仗不要命受到蒋介石赏识。

黄百韬起家部队第25军是杂牌军中的王牌,是其一手训练出来的,是国军中少有的擅长夜战、近战的部队。在抗战中立下战功,在内战中充当战场救火队,因救援欧兵团升任第7兵团司令官。

黄百韬作战勇猛顽强,是个合格的军长、师长。但当了兵团司令后,不善于协调将领间关系;关键时候连续犯下常识性错误,最终第7兵团在碾庄被围,兵败身死,导致淮海整个战局失败。

黄百韬临死前有三不解:一、为什么我要在新安镇等44军2天?二、这2天时间里,为什么没有在运河上架设浮桥?三、李弥兵团既然要从徐州出来救我,为什么当初不在曹八集掩护我撤退?

黄百韬(1900-1948年),又名黄伯韬,字焕然,号寒玉,广东梅县客家人。中学毕业后在江苏省防部队任传令兵、排长、连长,被奉系军阀张宗昌俘虏后投靠奉军,一路升任旅长。

黄百韬后又投靠蒋介石,任第41师师长、冀察战区参谋长、司令部高参、第3战区参谋长、第25军军长,第7兵团司令官,在徐州东面碾庄被围,战败后自杀。死后追赠二级陆军上将。

黄百韬参加过苏北战役、孟良崮战役、南麻增援战、胶东作战、大别山作战、盐南作战、豫东作战。因作战勇猛升任第7兵团司令官,辖第25、44、63、64、100军,共十万人马。

黄百韬没有读过军校,直到当了师长后,蒋介石送黄进了陆军大学特别班学习,所以黄百韬的作战能力,依靠的是听从命令,猛冲硬拼,完全不顾伤亡,从而得到蒋介石的赏识。

总体来说黄百韬在派系林立、互想倾轧的国军中,是靠实力一路升迁。因在第三战区做过顾祝同的参谋总长,得到过顾的一些照顾,但远谈不上到派系的层次。

徐州剿总副司令官杜聿铭。

黄百韬的第25军是杂牌军,其中第40师前身是稅警总团,战斗力比较强外;第108师师是东北军;第190师师川军。黄百韬接任军长时,战力低下、军纪涣散。

抗战时期黄百韬接任第25军军长,进行大刀阔斧的整顿,严明纪律、加强训练,其训练水平有比较高的水准。特别是射击、夜战、近战做了大量训练,使得25军战斗力大幅提升,是国军中少数能在夜战、近战的部队。
指挥消灭黄百韬兵团的华野副司令员粟裕。

黄百韬是个合格的师长、军长,但不是合格的兵团司令。淮海战役前,为了等海州归建的44军,黄百韬忘记在运河上搭建浮桥。

当粟裕听闻黄百韬没有在大桥,大喜过望说:“黄百韬这个兵团司令怎么当的,10多万人马渡河靠一座铁路桥?”结果华野在新安镇追上黄百韬兵团,首先歼灭63军。

而第7兵团撤到碾庄,负责掩护的李弥兵团临时调开。黄百韬以为脱离危险,命令部队停下来休整和收容溃兵,没有随李弥兵团西进,浪费最宝贵的一天时间,被华野赶上,合围在碾庄。

黄百韬自知自己杂牌出身,没有靠山,所以每次作战都表现的奋勇当先,退亦谨慎,老老实实打仗。

1947年范汉杰指挥第一兵团(辖8、9、25、45、54、64整编师)在胶东半岛作战,取得不小战果,但把黄百韬整编25师抽调其他战场,第一兵团就毫无建树。

豫东战役,在粟裕全力攻击之下,黄百韬能够死战八昼夜。在阵地马上要被解放军突破的情况下,他手持冲锋枪,作为兵团司令亲自在最前面冲锋,结果硬是守住阵地。

黄百韬兵团被围在帝丘店周围十里之内的十几个村子里,没有水源,靠喝泥浆水度日。黄百韬算是挺住了。受到蒋介石亲自表彰,授以青天白日勋章,提升为第7兵团司令。

不过,黄百韬也没有传说的那么老实。孟良崮战役,夸大伤亡人数,以逃避追责。救援欧寿年的战斗,其表现也不如粤军第64军。粟裕评价黄百韬部队战斗力:在徐州序列属于中上,弱于李弥第8军、邱清泉第5军等部。

区寿年第7兵团覆没后,国军组建第7兵团,为了方便黄百韬管理,把属于粤军系统的陈士章63军、刘镇湘64军归入第7兵团建制,刘镇湘比较狂妄,不把解放军放在眼里。

黄作为兵团司令,却不能说服2人观点,第7兵团被围碾庄后,黄百韬下令突围,但刘镇湘不愿走,要求固守碾庄和解放军打一打,临阵将帅意见不同,败亡之源。

而周志道的100军是嫡系部队,美式装备,即原先李天霞83整编师演变而来。整编25师与整编83师因救援74师责任问题,当时互相推诿,剑拔弩张,因此周志道极力想脱离7兵团建制。

即使25军内部,川军148师也对黄百韬意见很大,认为黄经常拿148师打头阵。在宿县修整期间,148师高级军官纷纷到南京游说,希望能调离7兵团,调动不成军力涣散,结果号称精锐的148师在碾庄一夜间被解放军全部歼灭。



碾庄歼灭战打的异常惨烈,国共双方都认为黄百韬守不了1周,但黄百韬足足守了15天。

豫东战役欧区寿年第7兵团被围,国军以黄百韬第25军、第3快速纵队、第2交警总队组建成黄百韬兵团前往救援。区寿年第7兵团被歼灭后,以第25军为基干部队重建第7兵团。

第7兵团编入粤军第63、64军,这2个军建制完整,战斗力不俗。蒋介石为嘉奖黄百韬,将三个军的武器全部换装美械。后又把周志道中央军第100军划入第7兵团,使之成为徐州主力兵团。

济南战役爆发后,蒋介石命杜聿明统帅徐州主力出兵救援。杜聿明集结邱清泉第2兵团、黄百韬第7兵团、李弥第13兵团近30万大军出发,黄百韬冲在最前面,但济南一周即告失守。

随后蒋介石下令徐州主力收复济南,但辽沈战役随即爆发。为了东北救火,蒋介石只得下令杜聿明飞赴葫芦岛指挥救援锦州。各主力兵团就散落在徐州附近,形成战守不能的大十字架阵型。

特别是黄百韬兵团,驻扎在运河东岸的新安镇,北面是何基沣的第三绥靖区约二个军的兵力。如果华野南下,第三绥靖区估计能守个5、6天。导致黄百韬没有及时渡过运河,也没有架浮桥。
第13兵团司令官李弥。

原计划准备从新安镇开往徐州的黄百韬,突然接到司令长官刘峙的命令,将原计划从海路南撤的海州第44军划入第7兵团,要求黄百韬在新安镇等待2天,一起撤往徐州。

原来海州第44军一直在给刘峙贩卖私盐,刘峙为了自己私利,临时改变其建制和行军线路。此时第三绥靖区司令官何基沣、张克侠(地下党员),立即率部战场起义,迅速打开南下大门。

11月7日,措不及防的黄百韬第7兵团五个军开始渡过运河西撤。渡河序列是64军、兵团部、44军、25军、100军。第63军则经窑湾渡运河西撤,担任兵团侧翼掩护。

当日晚,兵团先头部队已到炮车地区。由于黄百韬在2天等待中并未在运河搭建浮桥,全兵团只能依靠一座铁桥渡河。11月8日,兵团部和第44、64军渡过运河。

但后续部队在经过运河大桥时,争先恐后、互不相让、秩序大乱。工兵由于慌乱,没等第100军部队撤完,即将铁路桥炸毁,造成大量部队被追上来的解放军歼灭。

而在窑湾负责掩护兵团主力的第63军军长阵章轻敌大意、行动迟缓,被解放军追上。一个晚上部队即告崩溃,全军1万3千多人被解放军第一纵队全歼,军长陈章被击毙。


第7兵团在乱哄哄中渡过运河,溃散式的向曹八集奔跑。所幸的是兵团主力第25军、64军完好,首先到达曹八集。曹八集驻守的是李弥第13兵团主力第8军和第9军,战斗力尤在第7兵团之上。

但现在剿总司令长官刘峙听到徐州北面不老河一带有解放军活动迹象,急调李弥兵团立即开拔更换驻地转向不老河。黄百韬闻讯大吃一惊,急忙跳上一辆吉普车,赶到李弥司令部。

黄百韬说,兵团主力虽然到达碾庄,但是第44、63、100军部队还没有聚拢,请求李弥再留一天,然后两个兵团一起转进。但李弥认为军情紧急,第13兵团必须立即转进。

黄百韬回兵团司令部召集各军军长开会,大家都认为立即向徐州靠拢。但第64军刘震湘认为:碾庄离徐州仅50公里,第二天就能赶到。碾庄有现成工事,即使解放军来了也可以打一打。

黄百韬原来判断解放军目标是夺取徐州,见刘震湘态度后犹豫了,就在此时驻守曹八集的第44师被歼灭,退路被断。黄百韬只得下令转入防守。其实黄百韬与李弥一起西撤是唯一生路。

国防部发来急电:七兵团未过运河,便如此凌乱,恐继续西进,被共军尾追,陷于溃散。故令独断专行,迅速决策。如有必要,可在碾庄略加修整,如能击破敌人再走亦可。

黄百韬心想各军匆匆西撤,损失重、人心混乱,确实极需要整顿。再说解放军如此迅速,自己部队在陇海线上撤退, 很有可能被分割成一段段。碾庄留有李弥修筑的工事,可以作战。

于是黄百韬下令:兵团司令部置于碾庄圩不变,令第25军副军长杨廷宴任碾庄圩警备司令,负责兵团部安全;第25军占领碾庄以北之小牙庄、万家壶一带,防御北面。

第64军防守碾庄圩以南之大院上、吴庄,向东防御;第44军据守碾庄圩车站及车站以南之各村庄,对南防御;第100军于彭庄、贺台子,对西防御;各军炮兵集中使用。

11月11日,华野完成了对黄百韬兵团的包围,随即令第4、 6、8、9、13纵队在特纵配合下,负责围歼黄百韬兵团。当晚,华野在碾庄一带部分地区打响外围战。

12日晚上,华野5个纵队在特纵坦克火炮的配合下,发起全面进攻。但由于准备不够充分,进展并不顺利。在碾庄的北面,4纵攻击大兴庄未成,西北方向的13纵也在大宋家与守军形成相持。

6纵在西南方向进攻,攻占王家集,歼灭100军1个团,在向彭庄进攻时未获进展;8纵始从东向西实施攻击,激战一夜,在梁庄一带受阻。只有东南方向的9纵进展顺利。

同一天,空军派飞机向碾庄空投对空联络电台,飞机在碾庄上空发生故障而坠 毁,飞机上的空军通讯科科长跳伞到碾庄,进一步密切了陆空联络。黄百韬大喜,叫道:“天助我也!”


对于援军,黄百韬认为黄维的第12兵团和李弥兵团会来救他,而不信邱清泉兵团会救他(两人不和)。给部下打气说邱清泉不会来救,但是杜聿明、李弥是支持我们的。

淮海战役刚开始黄百韬曾说:“如果被围,希望别的部队来救,胜则举杯相庆,败则出死力相救,我们(指国军)是办不到的,国民党是斗不过共产党的,人家对上级命令是奉行到底,我们是阳奉阴违”。

实际上,蒋介石是严厉要求救援黄百韬。杜聿明更是驳斥刘峙解放军的是夺取徐州的观点,在黄百韬被围第二天派出邱清泉、李弥2个主力兵团援军东进。

邱、李2个兵团12个师国军在数十架飞机、100辆坦克掩护下与解放军8个纵队的阻援兵力,在距碾庄30里的大许家激战,爆发了规模最大的阻击战-徐东阻击战。

就连与黄百韬不和的邱清泉,也是亲临战场,下令组织敢死队、督战队。 黄百韬听到炮声却看不到援军,实在是华野阻援兵力太强了(阻援兵力超过碾庄兵力)。

而华野的力量快速发展、今非昔比,解放军除了重炮外,还有坦克等攻坚部队。以至解放军坦克发起攻击时,第7兵团官兵以为援军到了,纷纷跑出战壕欢呼,结果被扫倒一大片。

而邱、李两兵团因为徐州跑弹储存不够,没多久就打光了跑弹。空军与陆军配合更是糟糕,竟然发生空军误炸,以至于陆军大叫:我们不打共军了,我们打空军去!

由于黄百韬兵团四个军集中在方圆仅十多里的地域,华野难以对其采用穿插分割,只能逐村逐屋争夺。黄百韬并没有把外援看得太有希望,因而依仗着地形优势和完善的工事,拼死抵抗。

碾庄防御工事很隐蔽,难以发现和摧毁。甚至筑成夹墙式,正面突破后,从解放军后面进行射击。村落一旦被解放军占领,又组织炮火实施密集轰炸,不时联络空军对华野进行空袭。

针对这一情况,华野改变了攻击策略,先打战斗力弱的守军,并取得显著效果。17日,华野各部队在火炮和坦克掩护下再次发起攻击,4纵攻占碾庄西北的大牙庄,歼灭国民党军108师1个团。

6纵在坦克的配合下,经过激战,攻占碾庄以西的前黄滩、后黄滩,歼灭第44军军部及162师师部和4个团残部;9纵从碾庄南面攻击,意图从南门内一座石桥越过水壕。

第25军在不足百米的距离内,集中了数十挺机枪,以密集火力封锁小桥,9纵突击队多次攻击都未成功,伤亡十分惨重。

当日参谋总长顾祝同亲自飞临碾庄圩上空,用电台与黄百韬通话,为其鼓励打气,告之外线邱、李兵团遭到顽强阻击,难以前进,要他在必要时率部突围,与邱、李兵团会合。

黄百韬认为自己不是黄埔出身,又不是江浙人,他的总统府通行证编号为17号,比有些嫡系将领还要前面,这说明蒋对他的信任之重,这是他最引以为豪的事情,当即表示要死守到底。

11月18日,解放军投入六辆坦克,经过激战,先后攻占前、后黄滩。战斗异常残烈,第44军150师师长赵壁光见尸横遍野、惨不忍睹,便率150师残部投诚。到中午44、100军被全部歼灭。


粟裕决定于19日晚以8纵从东南、9纵从南、4纵从北同时向黄百韬兵团部所在的碾庄发起总攻。当时碾庄圩内有第7兵团部直属部队、警卫营、工兵营、25军和64军各1个团总兵力近万人。

20时总攻开始,22时8纵占领碾庄东南角的一所小学, 继以3个团由东南角攻击内圩。并将交通壕挖到碾庄外围水壕边,占领了第一道围墙。经过4小时激战后,占领第二道围墙。

20日拂晓8纵突破两道水壕,攻入村内。黄百韬率残部撤到碾庄东面的大院上 (第64军军部所在地) , 继续组织抵抗。清晨5时30分,华野攻占碾庄圩。

21日,华野分头攻击各村的第7兵团残部。第25军军长陈士章当日伪装逃离指挥部,4纵攻占碾庄北面的尤家湖,歼灭第25军主力40师残部3000余人,40师师长曾正、军参谋长陶修被俘。

由于64军有黄百韬、刘镇湘等高级军官督战,拼命抵抗。8纵于夜间攻占碾庄以南三里庄,歼灭64军159师2个营。22日上午,各纵队清扫外围,相继攻占小院上、大院上。

黄百韬撤至碾庄东北面的吴庄。16点华野发起总攻, 黄百韬率部拼死顽抗。到黄昏时,他见大势已去,命64军军长刘镇湘率部向西北突围。但部队刚一冲出村子就被全歼,刘镇湘被俘。

黄百韬带少数人从尤家湖向西南突围,于途中负伤,绝望中对25军副军长说:“我走不动了,你走吧。” 于是拔枪自杀。杨宴庭掩埋黄百韬尸体后,逃离战场。至晚上,碾庄战斗全面结束。

徐州剿总司令官刘峙承认:徐蚌会战的结局,从黄百韬兵团覆没时就决定了。黄百韬兵团的覆没,使得淮海战局发生重大变化。杜聿明手中已经没有决战的牌了。

黄百韬兵团战力强大,是徐州剿总的主力野战兵团,其第25、第64、第100军都是主力军、全美械装备,硬顶了华野13天猛攻,粟裕回忆碾庄之战12个夜晚让其很紧张,深怕攻不下来。


黄百韬兵团的拼死抵抗,使得华野伤亡巨大,以至粟裕对歼灭战斗力更强的邱清泉、李弥兵团产生担忧。不过黄百韬兵团的覆没,使徐州各兵团士气低落、无心恋战。战斗力反而不如黄百韬。

如黄百韬兵团不灭,杜聿明就有足够兵力与粟裕在徐州对峙和机动作战,或者杜聿明率4个兵团南下两淮,会给以后决战带来很大麻烦;黄百韬兵团败亡,国军就无足够兵力守徐州。

所以粟裕抓住战机,把原计划的小淮海打成了大淮海。虽然三大战役歼灭的国军数量差不多,但是真正决定命运的是淮海战役,国军所有的野战兵团全部在徐州附近,黄维兵团、邱清泉兵团、李弥兵团、黄百韬兵团等极为强悍。这个重兵集团被消灭,才决定了国军在大陆的败亡。

相关文章Related

  • 兵团日报优秀通讯员
  • 兵团胡杨河市
  • 兵团七师胡杨河市
  • 兵团胡杨精神
  • 兵团司令员名单
  • 兵团新闻网首页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塔罗牌网,年历,书法作品,客户端,阅兵 版权所有